冰雪

成都地票准入变准用

2019-08-16 19:0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对于成都市双流县正兴镇的村民张全周来所说,2008年拆除宅基地上的房子后,等待分配新房的渴望一直伴随至今。

  拆房变成“指标”,近三年来,张全周一家三口仍租住在别人家的农房中,每月当地政府给予他100元左右的“过渡期租房补贴”,这个补贴将延续到他领到“农村新居”房的钥匙为止。像他这样的村民,村子里还有几十户。

  与家处丘陵地带,离城镇较远的张全周不同的是,双流县这个成都经济最活跃的郊县,大部分平原地带或离城镇较近的村民拆除宅基地房子后已经搬进了“农村新居”,从村民变成了“市民”。

  而他们的宅基地则成了“农村新居”的换取筹码。根据成都市的新农村建设规划新办法,农民在拆除宅基地的房子、复垦之后,宅基地变为城镇建设用地指标,农民可按人头分得 5平方米“农村新居”。

  一近一疏之间,农村土地流转的矛盾仍然存在。地票对农民的拆迁补偿高低、宅基地的流转路径仍存巨大争议。

  取消“门票”

  7月15日,成都新一轮土地拍卖,传统“增值竞价”方式取代“竞价、竞公租房面积”的双竞制的同时,地票也不再是“持证准入”的土地拍卖会“门票”。

  “门票”被取消的缘由是三个月前的2011年4月1 日成都市国土局发布了新的《关于完善建设用地指标交易制度促进农村土地综合整治的实施意见》,意味着成都火热的地票交易中断近4个月后重启。据了解,这份新规实际是对地票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地票不拍了,而在农村产权交易所里“常态挂牌”;而开发商在竞拍国有土地指标时,也由之前的“持证准入”变成“持证准用”。

  交易规则与之前最大的区别是“准入”变“准用”。一字之差,开发商要拍地,无须先有地票,只要拍地后有足够的建设用地指标相匹配即可。

  “这意味着开发商可以在拍地之后再在农村产权交易所买地票或者通过与村民或村集体组织直接谈土地整理从而获得指标。”成都本地一家开发商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从准入变成准用,就不是门票了,而是附加条件和成本了。”

  对此修改方式,成都市国土局办公室主任夏超的理解是,开发商可根据自身安排去获得地票,不会造成抢“门票”,也不会造成地票闲置。

  新规则还给不同区域不同属性的土地安排了对应的地票取得方式。想要二圈内(主城区以及靠近主城区的5个区市县)的建设用地,就要对挂牌地票进行报价,价高者得;想要三圈内土地的,直接缴纳固定的建设用地指标费即可,2011年的新价格为18万元/亩;至于旧城改造这类原本就是国有建设用地属性的土地,则完全不需要地票。

  “这对于在三圈层区市县开发的企业来说是个好消息,去年年底的那场地票拍卖会,很多想在三圈做开发的企业都不敢拿地,即使最低42万元/亩的地票,相对于当地100万元/亩左右的国有土地价格,对他们来说也至少增加了一半的土地成本,根本无力负担”。四川倍瑞地产顾问总经理闵红淞表示,这项变革实际上是增加了地票的流通方式。

  流通之争

  地票的流通曾让成都饱受争议。“有的偏远地区,国有土地地价才50万元/亩,地票拍到了50万元/亩,地票不再是票而是泡沫了。”这是2010年12月17日成都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第二次地票拍卖后业界最大的质疑。彼时2000亩地票,受到了100多家开发商的追捧。从起始价15万元/亩一路飚升到92万元/亩,平均 72万元/亩。

  但天价地票惊动了国土部。国土资源部调研组巡视员张婉丽一行7人曾到成都市国土局,对成都的“地票”交易制度以及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机制进行调研。此后,成都地票交易遭遇近4个月的“暂停”。

孩子晚饭不消化怎么办
宝宝中暑
小孩睡觉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