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豪宅壹亮马绿城中交九龙仓联合里的股东与合

2019-08-16 19:0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观点地产 从道家的 三生万物 ,到儒家的 三人行,必有我师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 三 这个数字往往备受偏爱。

  而在现代商业故事中,三边的关系也总是可以变幻出不同的色彩与调性,尤其是股东们的进进退退。

  5月24日,九龙仓、绿城、中交在北京水立方联合亮相,带着它们的豪宅产品 壹亮马 ,这是三方合作的第一个项目。而众所周知的是,中交和九龙仓分别是绿城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

  当晚,水立方的现场灯光闪耀,数百名媒体、合作伙伴及各方宾客坐满现场,九龙仓和绿城无疑是当晚最大的主角。九龙仓中国地产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魏青山、绿城中国执行董事李骏、九龙仓中国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城市公司总经理周双杰、以及九龙仓北京营销总监钟鸣逐一登场,为项目站台。

  作为项目合作方之一的中交无人上台,之前有传言称,原本中交地产总裁杨剑平将出席现场,但就在发布会前两日,杨剑平由于个人原因申请辞去了总裁一职。

  受中交系内部整合的影响,原本的三人行,变成了另外两方的专场,但这并不妨碍整场发布会的顺利举行。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在壹亮马的分工上,九龙仓和绿城占主导地位,其中,九龙仓负责操盘,绿城负责产品和财务投资,而作为地块的一级开发上,中交则主要完成前期地块处理。

  表面上看,中交缺位了项目发布的现场,但事实上在最初拿地时,中交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此外,作为绿城的第一大股东,中交的雄心并不在于对每个具体项目所起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通过推动绿城扩大规模,从而在能并表绿城时,使自身规模取得几何级的增长。

  豪宅 三人行

  从产品角度而言,壹亮马定位为一线城市豪宅,这与具有豪宅基因的绿城和九龙仓不谋而合,却并不符合中交系一贯的特征,后者的定位主要是二线城市中低端产品,不过,这一情况在中交入主绿城后开始打破。

  公开资料显示,壹亮马项目所在的位置是2016年初绿城、九龙仓和中交联合体拿下的亮马桥地块,也是当年竞拍时间最短的 地王 。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此前报道,2016年2月 日下午,北京朝阳区将台乡驼房营村地块进入举牌竞价阶段,这宗入市前一度被市场预言楼面价或超八万元的准地王,共吸引了中交绿城九龙仓联合体、招商首创联合体、泰禾地产、万科地产四家大型房企参与报价。

  然而,竞价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现场仅一轮举牌后便再无人应价,开拍1 分钟后即宣布成交,中交绿城九龙仓联合体轻松将该地块纳入囊中,成交总价51. 5亿元,地块楼面价约5.5万元/平。

  实际上,这一令人费解的结果或许和中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据知情人透露,早在2015年下半年,绿城就已瞄准了该地块,而当时地块正是由中交负责一级开发。彼时曾有消息称,绿城内部人士也表示, 运作了很久,应该能拿到,拿到后绿城北京今年就补仓完成了。

  地块拿下不足一月后,2016年2月26日,项目公司北京亮马置业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根据绿城发布的公告,三方的持股比例为:九龙仓占比40%股权,绿城中国持股50%,中交则占比10%,另外,土地代价、项目除税后净利润也由该比例进行出资和分配。

  至此,由绿城及其两大股东合力开发的第一个项目正式落地,合作看起来顺理成章。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1月,绿城就曾联合中交、平安,以总价57亿元拿下北京门头沟一宗土地,这也是时隔6年后,绿城再次重返北京。此后,绿城继续加码京城,包括2017年10月以总价86亿拿下京城年度总价最贵限价地块。

  一切都发生在中交入股绿城之后。有业内人士就指出,与宋卫平时代相比,中交入主后的绿城,表现出了明显的追求规模扩张的意图。

  2017年10月,在重庆举办的品牌发布会上,中交地产高层也曾对包括观点地产新媒体在内的人士透露, 中交的目标要做房地产业务里央企的第一第二名 。

  绿城的股东们

  正如绿城内部人士所言,三家公司的合作建立在三方颇具渊源的基础上。

  时间回到2011年,彼时,受自身高负债及调控政策影响,绿城的销售业绩跌入低谷,更一度陷入 清算危机 。随后,九龙仓以战略股东的身份携资驰援,成为绿城的白武士。

  后来,宋卫平曾多次表达对九龙仓的认可,九龙仓主席吴天海也在业绩会上流露出对绿城的善意, 九龙仓成为绿城战略股东,一个是希望能够得到长期回报,另一个方面是希望和绿城在项目上多合作。 双方的合作可谓相敬如宾。

  再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融创狼性入侵,中交空降入股,并通过买入原绿城执行董事罗钊明控制的 TandellenGroupLimited 持有的绿城股份,一举成为绿城的单一大股东。

  与第二大股东九龙仓单纯财务投资、项目合作的目标不同,中交则是将对规模的追逐押注在了绿城身上。

  此前,中交系出身,现任绿城中国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的李青岸就曾表示: 央企注重规模,所以绿城也必须保持规模。

  显然,这与宋卫平时代以产品为先的理念不同,目前中交已实现对绿城的绝对控制, 首先,在绿城中国的董事会成员中,包括联席主席刘文生,中交已占据四席,具有绝对的话语权。

  而从外部来看,现在绿城创始人团队股份已在陆续售出, 今年年初,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执行董事寿柏年已于1月26日与第三方订立一份协议,以每股港币12.08元的价格出售其于公司的174,549,78 股普通股权益,该等股份约占绿城中国全部已发行股本8.06%。

  4月6日,该笔交易正式完成,至此,寿柏年将其持有的全部绿城中国股份售出,其本人也正式从绿城退休,并辞去执行董事、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另外,2017年,绿城推出事业合伙人制度,其中就包括管理层持股,而据接近绿城的相关人士此前对观点地产新媒体透露,管理层持股将向宋卫平购买部分股份。

  也就是说,继老搭档寿柏年出售股份之后,作为公司创始人的宋卫平也将把手中持有的绿城中国股份转让。

  场景回到5月24日的水立方,这一天,虽然中交并没有管理层亮相,但事实上,绿城已是中交的绿城。

宝宝厌食怎么办
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
孩子中暑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