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非遺是遺產應該是沒錯的从今年初心

2020-02-15 02:0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非遗”是“遗产” ,应该是没错的

  八十多岁的苏东海先生,仍在不断思考文博研究的前沿问题,笔耕不辍,实在令人敬佩!请看,近日苏先生的大作《 非遗 不属于遗产范畴》 在 《中国文物报》 上发表了(2015年 7月 7日 4版)!我拜读了几遍,感触颇多。虽然文章的逻辑清晰,言简意赅,但其结论认为 非遗 不属于遗产范畴 关系重大,正如苏先生所说 有待深入讨论 。本人作为苏先生的老朋友,先冒昧提出几点不成熟的看法,就教于方家。

  蘇先生文章 (以下簡稱蘇文) 認為 非遺 不屬于遺產范疇,其根據是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存在 難以調和 的三大差異: 第一,物質與精神的差異。傳統理解的文化遺產都是物質的,有形的,它們的文化內涵寓于物之中。但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沒有物質外殼,它不屬于物質世界,它是非物質的,它是存在于精神領域的文化,物質與精神是兩個不同的文化領域,這是根本差異。第二,終結存在與過程存在的差異。物質文化遺產是歷史的化石,處于歷史的終端,而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在展示中存在,存在于過程之中。兩種文化的存在方式完全不同。第三,逝去的與活著的差異。物質文化遺產是一定的社會的產物,是不能再生的,我們不可能再回到產生這種物質文化遺產的歷史環境中再產生它,不可再生性是物質文化遺產的一個特征。但非物質文化遺產則恰恰與之相反。它必須再生才能延續它的存在,所以被稱為 活的文化財富 ,兩者的差異是很明顯的。

  苏文讲到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存在物质与精神的差异,这是不错的。问题是我们不能认同这种差异是 难以调和 的定性。物质和精神的差异,并非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集的时候。就非遗而言,它是从 非物质 这一侧面强调精神遗产的重要性,并藉此与物质遗产区别开来,引起人们对濒临消亡的非物质遗产的关注。但它与物质遗产之间的差异,并非不可调和,相反,它们往往是一个钱币的里面,相互依存,相互融合。苏文不也说物质遗产 文化内涵寓于物之中 吗?这里 文化内涵 难道不是精神遗产吗?如是,这里的 物 也可顺理成章地说是精神遗产的 外壳 了。古琴艺术作为非遗项目,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古琴这种物质载体,何来这 古琴艺术 ?再譬如营造技艺,只有在对建筑物、构筑物进行设计、制造过程中,才能展现出来。一座漂亮的建筑必然蕴含着精湛的营造技艺,是物质和非物质的高度融合。一座古代建筑,即使营造技艺失传了,只要其实体存在,通过研究,营造技艺也是可以从中 发掘 出来。当然,如果建筑实体消失了,只要有人掌握了营造技艺,也可以把建筑物复建起来。由此可见,许多物质遗产是非物质遗产的载体,它们是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的。

  那么,这精神文化是如何 内涵 到物质载体当中去的呢?是人的作用,是那些掌握着各种非物质遗产技艺的人的伟大作用!这样的人是非遗的另一个重要载体,当人这个载体作用于 物 的时候,正是其精神、技艺 内化 的时候,也是非遗展示、呈现的时候。鲁班之所以是 鲁班 ,就在于他将其高超的建筑技艺用之于物质实践,创造了杰出的物质成果,也就是非遗。所以,保护非遗传承人非常重要,没有他们,非遗是无法存在的。因此我们可以说,物质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不存在 难以调和 的问题。

  苏文讲到第二个差异是终结存在与过程存在的差异。故宫 (历史上称紫禁城,1925年始称故宫) 于明永乐十八年 (1420) 建成。庞大的皇宫建筑落成了,算是工程的 终端 吧。可是后来宫殿屡遭火灾和其他损坏,明清两代曾多次修葺、重建、增建和改建。这说明,永乐十八年并没有使故宫 终结 ,更没有变成 化石 ,只能说是阶段性 终端 。当然,这阶段是有长有短,不能把通常初始较长阶段当作终结。非遗是活态的,它一方面需要传承,一方面需要发展。要传承某一非遗,它就必须是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如果从头到尾全是活的变化的过程,一江春水向东流,那么从何处入手去传承呢?譬如学习刺绣这门技艺,不管是单面绣、双面绣,也不管是乱针绣、错针绣、满地绣,总要学习图案设计,载体选择,色彩搭配,针法运用等,如果这些东西一直处于变化过程之中,又如何学会这门技艺呢?发展只能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而继承不可在变化不居的过程中继承。所以,非遗的活态性质,恐怕不能以过程存在来解释。非遗的存在状态应该是稳定与发展的统一,稳定之中有发展,这才是对非遗 活着的 的正确理解。

  苏文说到的第三个差异,与第二个差异相关联。但 逝去的 与 活着的 似乎不成对应关系。从行文看, 逝去的 是指产生物质遗产的社会条件而不是物质遗产本身; 活着的 是指非遗本身。物质遗产是不可再生的,完全正确。至于非遗 必须再生才能延续它的存在 似乎不太确切。什么是再生 ?辞书里说,死而复生,枯树发芽是再生;羽毛的脱换、红血细胞的新旧交替,伤口的愈合,骨折后的重新接合都是再生。这里再生的本意是修复、维护、还原事物本体的原状,并没有使事物本体在品质提升方面有什么进步。非遗如果是这样的再生,那是没有什么前途的。非遗的生命力不是再生,而是发展。像非遗京剧项目,自清光绪年间诞生以来,唱念做打,出将入相,有一套程式化表演。一百多年以来,京剧发展变化还是很大的,与京剧鼻祖程长庚时代相比,不仅剧目丰富多彩,而且演员阵容强大,涌现了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 等许多名角、流派。各个流派异彩纷呈,但也大同小异,并没有超出京剧的基本规范,一听一看便是京剧。所以,国家关于非遗的工作方针是传承发展,而不能是别的。

  诚然,物质遗产和非物质遗产是有差异的,物质遗产一经产生,便以一种稳固的形态独立存在,并不可再生,其蕴藏的文化内涵往往是非物质遗产。非物质遗产产生于人们生产、生活的实践经验,并在不断的实践中得以继承和发展。非遗存在于载体之中,这载体一个是物,一个是人。人是活的,所以非遗也是活的,必须随着人的发展而发展。如果把两种遗产差异绝对化,其得出的结论就值得商榷了。

  苏文认为 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遗产 ,因为它与物质文化遗产有三大差异,特别是非遗的特点是 活着的 。差异不能作为是否为遗产的理由。物质遗产中,陶瓷、青铜、书画不是也有很大差异吗?我们还是来看看什么是 遗产 吧。

  1994年版《汉语大词典》对 遗产 词条的解释有两项:(1) 死者留下的财产。 这很明白,不用解释。(2) 历史上遗留下来的精神财富或物质财富。 历史遗留下来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都属于 遗产 。1999年版《辞海》对 遗产 也是两项释义:(1) 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在西方,通常包括积极遗产与消极遗产。 (2) 历史上留下来的精神财富。如:文学遗产,医学遗产。

  由此可见,前人留下的物质财富是历史遗产,精神财富也是历史遗产。既然承认物质遗产是遗产,那么,蕴含其中的文化内涵即非遗怎么就不是遗产呢?像古老的建筑营造技艺,古老的中医药,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传统文化,属于遗产范畴应该没错。苏文试图以 传统文化 这一观念来取代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从而使它与物质文化遗产区别开来。这种用意是好的,希望人们很容易把两种遗产区别开来,但后果可能是概念的混乱。

  传统文化是什么?着名学者庞朴先生写过一篇《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的文章。对于什么是传统文化的问题,庞文说: 全称大概是传统的文化,落脚在文化,对应于当代文化和外来文化而谓。其内容为历代存在的种种物质的、制度的和精神的文化实体和文化意识,例如说民族服饰,生活习俗,古典诗文,忠孝观念之类;也就是通常所谓文化遗产。 很清楚,传统文化包含着历史遗留的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不可以把物质文化、制度文化从 传统文化 的概念中 剔除 出去,而为精神文化即非物质文化所独享。承认传统文化中的物质文化是遗产,就没有理由不承认传统文化中的非物质文化也是遗产,尽管它是活的,带有现代因子。

  中国文物信息高游

小儿流行性感冒的治疗
深静脉血栓后综合症
一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男性长期便秘的危害
分享到: